黄晓明首演周恩来难掩紧张 以泥土抹脸代替化妆

2021-04-29 19:04:来源:新浪娱乐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新浪娱乐讯 4月26日,2021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春季)开幕式在北京举行,《太阳出来了》导演倪祖铭、编剧王朝柱、主演柯蓝[微博],《光荣与梦想》主演黄晓明[微博]、冯雷[微博]、姬他[微博],《理想照耀中国》主演袁姗姗、陈都灵、彭小苒[微博],《绿色誓言》主演刘佩琦、王丽云、郭凯敏[微博]接受新浪娱乐独家专访,分享了各自在塑造角色演绎故事时的经历感想与细节花絮。

柯蓝朴素演绎农村妇女角色 黄晓明以泥土抹脸代替化妆

革命历史剧《太阳出来了》编剧王朝柱介绍该剧“以李大钊为主人公,讲述马克思主义如何引进中国,促成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以及成立之后走过了艰难困苦、流血牺牲的道路,最后通过这些故事唤醒当时的人民走上共产主义道路,告诉今天的观众,真的很不容易,牺牲了那么多人,才寻找到马克思主义,才找到了中国革命真正的道路。”

柯蓝看到剧本的第一感受是“吓一跳”,因为跨度大且真实历史人物众多,同时将“朴素”归结为其所演绎的李大钊夫人赵纫兰一角身上最大的特质,“在当今有一些浮躁的价值观当中,我认为朴素是生而为人最高贵的美德,她像大地一样滋养着她爱的人。”导演倪祖铭则提出柯蓝在形象气质方面其实不太适合赵纫兰这样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角色,但她在创作中为人物设计了诸多情景及肢体细节来增强可信度。

《光荣与梦想》以超过四百个的历史名人,超过七百个的拍摄情景带来了长篇历史记忆,黄晓明首次在影视作品中塑造周恩来,面对如此备受国民敬爱的伟人形象,他坦言自己从拍摄前到演绎过程中再到将来的播出,都会一直很紧张,“能够演到这种伟人的角色,对于我来说是特别敬畏的。”提及网友对于熟脸演员塑造历史人物容易出戏的担忧,黄晓明认为“一个人一个想法,我们演戏的人塑造角色也是一个人一个想法,观众看戏每个人看的点也不一样。”冯雷则透露黄晓明在这部戏里的外形造型与原型很像,“这次造型也都下了不少功夫,尽可能从外形上接近,演员从神上再塑造,晓明这个周总理的造型很接近史料照片了。”

在拍摄一场红军过草地的情景时,黄晓明拒绝了化妆师化“脏妆”,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并抓起土往脸上抹,以追求更真实自然的效果。而姬他与导演刘江[微博]探讨如何让伟人生动地活在荧幕里,得出通过了解人物身边的人怎样评价他,比如他的朋友、战友、家人“从这些侧面去了解,可能会更丰富,让这个人物呈现出来更多的棱角,不至于像常规的高大全概念化模式化的人物,希望能让他更落地,更有一些生活的细节生活的毛边。”

年轻人逐梦之路脚踏实地最重要 沙漠拍戏一张嘴进满口沙

《理想照耀中国》作为单元剧展现了不同历史阶段各行各业中生动的闪光故事、有血有肉的鲜活人物,在各自对角色的介绍中,袁姗姗带来了保护濒危动物滇金丝猴的经历,陈都灵演绎渡江战役支前工作中冒着枪林弹雨运送解放军战士横渡长江的船家女,彭小苒则成为扎根沃土服务牧民群众的乌兰牧骑队员。

谈论起理想与信仰对现实生活的意义,陈都灵直言自己所了解到该剧所有单元的拍摄都在比较艰苦的环境中,去真实体验角色当时所处的境遇,彭小苒分享了剧组一个小演员的理想之一是“我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乐于助人的人”,她听后十分感动,“我觉得这就是传承,就是因为先辈们留下的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能够让我们现在享受着非常美好的生活,经过一代又一代先辈的打拼,小时候说理想可能觉得是个高高挂在天上遥不可及的事,现在越来越觉得理想就在脚下,每天我们都在践行着理想。”作为青年演员,袁姗姗认为年轻人追逐梦想努力奋斗的道路上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数十年如一日地去做一些目前看起来相对有点枯燥的事情,但是你坚持下去这件事情就可以做成。”

农村题材电视剧《绿色誓言》讲述了时代楷模八步沙林场“六老汉”治沙植树造林的拼搏故事,饰演“六老汉”之一郭朝明的刘佩琦在实地考察走访原型人物后,深受其“愚公移山”的精神感召投入拍摄,郭朝明妻子由王丽云出演,笑称自己“演男一号的妻子感到无上的光荣,以往都演男一号的妈,男一号的奶奶,这回是妻子,平辈了,这么一个朴实善良的劳动妇女。”为了真实还原人物及剧情,整部戏绝大部分场景在沙漠拍摄,同时面临高原氧气稀薄的挑战,对此,刘佩琦还调侃道“要不叫导演拍得快,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特殊的故事造就特别的拍摄环境,在沙漠拍戏的感受是“一刮风有风沙,你得说台词,词出来了,沙子进去了,一瓶矿泉水都漱不干净,漱不干净中午吃饭咋办,饿了也得吃,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沙子。”郭凯敏定义该剧“特别时尚”,“因为它讲的是‘青山绿水是金山银山’,我们要营造这种金山银山,八步沙的‘六老汉’在几十年前就给我们建立了这样一种品格,所以我们现在来诠释他,可不就是非常时尚的一个大剧。虽然作为演员来说我们已经不年轻了,但并不是说年轻就时尚,它的精神是不是能够有共鸣,它的情感是不是一种大爱,这就是时尚,我觉得这个戏达到了。”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