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小学生跳绳磨人图鉴

2021-04-27 09:00:来源:凯叔讲故事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者 | 叶听枫

据说,当今有三大摧毁亲子关系的活动,可谓当代家长的三大酷刑——

陪读、陪练琴和陪跳绳。

前两项还算文陪,父母忍忍尚能动口不动手。

可跳绳,既讲究方法又要求体能,既要动口又要动手,让父母们苦不堪言。

谁想得到呢?

好容易搞定了娃的语数外,却在跳绳上遭遇了重大意外。

要问跳绳有多难,能让父母们累得翻白眼。

刚把一年级娃的拼音扶上正轨,老母亲还没来得及咧开喜悦的嘴,

就从老师那里听到一个“晴天霹雳”:

体育马上要测试,熟练跳绳是硬指标!

一年级一分钟跳绳,男孩满分是109个,女孩是117,上不封顶。

老母亲赶紧把跳绳塞娃手里,拽下楼去检查他的体能。

娃刚抡起跳绳,就差点把绝望的老母亲送走:

人家一分钟要跳3位数,可自己的娃只能单个单个地蹦。

真是让人怀疑人生:

班儿里就那么几个不会跳的,就有自己娃一份儿!

老母亲刚想放弃,把体能测试随便糊弄过去,可班级群的炸雷再次响起:

跳绳成绩直接关系着优秀生的评选和中考体育成绩。

你说这谁能不着急,谁能不上火,谁还能无动于衷静静在家中坐?

学霸学渣相伴相生,跳霸跳渣水火不容。

会跳绳的娃,轻轻松松稍微练习几下,走个过场,就能傲视群雄,轻而易举达标。

不会跳绳的娃,吭哧瘪肚地白天黑夜地练,废寝忘食,可一分钟还是只能蹦跶那么几个。

各有各的体能差,各有各的不协调,各有各的很搞笑。

有一跳绳绳就卡住脑袋型;

有绳子扔不过头型;

有蹿得挺高,可绳子就是抡不起来型;

有绳儿是抡过去了,可腿怎么也抬不起来型;

真是型型气人,款款急人,各个恨铁不成钢。

我闺女一年级的时候,无论怎么教,就是不能连跳。

不是一会儿绳子缠身上了,就是一会儿绊脚底下了,要么就是动作不得要领,跳一下咚咚跺地,就像在砸夯。

我就不明白了:

想当年老母亲我在体育上也是优秀一枝花,怎么就生出了一个体育渣子?

老母亲珍贵而稀少的头发啊,焦虑得哗哗掉……

有时妈妈们一起带娃扎堆儿练跳绳,看着一个个笨拙如鸵鸟的娃,不仅纷纷感慨:

我们小时候人人无师自通的体育项目,现在咋就成了一种负累?

这到底是基因的逆转、进化的退步,还是对80、90后父母的某种神秘的报复?

听说有不少妈为了教会娃跳绳,不惜花了几千上万给娃报了跳绳班。

但大多数中年妇女都有一种倔强:

自己的娃自己教,自己的坑自己填。

豁出一身五花膘,也要把娃的跳绳教!

But!

不教跳绳不知道,一教跳绳感觉老天爷在把自己嘲笑。

以前急赤白脸辅导完作业,就可以在沙发上瘫会儿。

现在劈头盖脸弄完作业,还要连哄带吼拽着娃下楼,在黑灯瞎火的小区楼下、公园里、偏僻路边陪练跳绳。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老羽绒服换成小短袖,古代师傅教徒弟练武也就这劲头了。

为了向娃证明跳绳真的很简单,唯有亲身示范才有说服力。

可老母亲跳起第一个绳,就感觉:

中年太腻,人生艰难,面对体育,我们真的不再拥有实力。

一身肥肉乱颤,一对大胸乱蹿,一双老腿乱抖,一把老骨头晃晃悠悠。

刚跳了10个就心脏乱跳,面红耳赤,口干舌燥,血压爆表,差点把自己送走。

一顿操作猛如虎,咬牙跳了二十五。

龇牙咧嘴脚踝崴,上楼梯都得人扶。

在四周陌生人的众目睽睽之下,跳绳让老母亲彻底失去优雅。

教跳绳费气费力也就算了,可中年妇女跳个绳总能暴露身体短板。

我那个同事老母亲,为了教一年级不会跳绳的女儿,亲自上阵,结果晚上就乳腺炎发烧,把老二的口粮直接跳没了!

更尴尬的是,生娃前,咱在体育上也曾身轻如燕过。可一生娃,跳绳技能生疏得像远房表舅不说,一阵发力过猛之后……漏尿了。

在跳绳面前,中年妈妈生娃的工伤无处躲藏。

妈妈教跳绳费劲得不行,那么爸爸顶上可以吗?

都说男人运动机能好,教起娃的体育肯定是得心应手,发挥强项。

可千算万算,没算到爸爸教起跳绳来,也是事故连连。

肥肠胖肚上下翻飞,皮带钥匙叮当乱响。

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仪态凌乱得像个老Baby。

高血压、高血脂、脂肪肝在跳绳面前暴露无遗。

老胳膊、老腿儿和一身年久失修的老零件,被跳绳虐得没眼看下去。

刚教了两天,爸爸们就腰酸腿疼背抽筋儿,装病躲进沙发与手机,管它春夏与秋冬。

跳绳这回事儿,看着不起眼。

可寸了那个劲儿,真是能要这帮老中年的命哇!

一人练跳绳,全家齐出动。

爸爸妈妈不行:

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甚至七大姑八大姨,都赶来“观战”、凑热闹。

那阵仗,浩浩汤汤,气宇轩昂,不像带娃去跳绳,倒像簇拥着娃去登基。

只是,所有人都忽视掉了跳绳对一个身体不协调娃的致命打击。

一开始轻声慢语,渐渐失去耐心,随后怒火中烧,越来越暴躁,偷偷掐了娃好几下。

要不是在公共场合,说不定就把上手把娃揍一顿了。

不提跳绳母慈子孝,一提跳绳哭唧鸟嚎。

在亲子关系被辅导作业碾过一轮轮后,又被跳绳这个小恶魔扒掉一层层皮。

跳绳,让本就因为学习而日渐稀薄的亲子关系更加缺氧。

教一个不会跳绳的娃熟练跳绳,难度堪比小学学历的我,在40岁高龄想考个清华。

都说莫急莫急,每个娃都会雄起。

可马上就要测试,娃子跳绳还是个位数起步,所有战术战略都失灵,急得父母团团转,七窍生烟。

跳绳成了老母亲人生的头等大事。

厉害的孙悟空尚有件趁手的兵器,娃子学不会跳绳,可能是装备不给力。

我曾一口气买过不下七种绳子,塑料跳绳、编制跳绳、竹节跳绳、钢丝跳绳、尼龙跳绳、橡胶跳绳……

成了半个跳绳绳子专家。

别家的娃跳起绳来虎虎生威,老母亲只要看见就像个奸细凑过去。

问问人家哪种绳好用,打听打听人家训练的秘诀。

坚信只要敏而好学,就一定能让娃尽早掌握跳绳达标的精髓。

跳绳一度让全家人都魔怔。

有次全家出去旅游,收拾了三大箱行李,唯独忘了带娃的跳绳,懊悔得我一路上都闷闷不乐,怨天怨地怨老公。

一直到目的地后,在酒店旁边的小超市买到一根跳绳,让娃在酒店楼下的烧烤摊旁操练起来,我才开心地狠狠吃了一大把羊肉串。

跳绳成了外出上课、全家外食、居家旅游随身携带的必备佳品。

上课间隙,练一练;

饭店等位,摇一摇;

为跳绳达标呕心沥血,大人小孩日以继夜。

虽然仍是进步缓慢,但终有一日会让人刮目相看。

从一开始的两个、三个,到后来的五个、十个,

再到后后来的二三十个,五十个一百个一百五十个……

练着练着开窍了,跳着跳着达标了,摇着摇着走进优秀的行列了!

教娃跳绳这件事,其实没啥捷径可走。

静待花开,莫急莫躁;

多多练习,迟早达标!

还望各位陪跳的老父老母,调整心态,保重老腰,带着娃朝着优秀的目标,进发!

——End——

作者:叶听枫,儿童教育心理学硕士,家庭教育研习者,看书,烹茶,带娃娃。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