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力推托管班 暑假看孩子有多难

2021-07-17 18:00: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多地力推托管班,暑假看孩子有多难

中小学课后服务向暑期托管班延伸

图/图虫创意

图/图虫创意

今年暑假,校外培训歇了,家中的神兽如何安排,成了家长们的难题。

继课后服务针对“三点半”难题,近期全国各地陆续推出暑期托管班。北京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上海、武汉、桂林等城市组织的暑托班已经开始接受报名,河南两市宣布将课外服务延伸至暑假……

日前教育部更是印发了《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暑期托管班来了,服务什么样?家长皆大欢喜了吗?孩子们不用再去校外补课?

托管

家长没下班,孩子要放学;家长要上班,孩子放暑假。怎么办?

针对三点半难题,日前教育部明确要求,中小学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

暑假来临,中小学课后服务向暑期托管班延伸。为缓解小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近日多地出台暑期托管班政策。

北京在暑假期间,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托管服务内容主要包括提供学习场所,开放图书馆、阅览室,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意味着也不会进行素质教育的授课。

上海团市委、市教委等单位决定在全市开办小学生爱心暑托班,全市共开设办班点543个,覆盖所有街道、乡镇。暑托班坚持“公益、自愿”原则,提供公益的看护服务。

赞成的家长认为,对于实在没有时间看管孩子的家庭,托管服务至少保证了孩子的安全,午饭问题也解决了。重要的是,托管服务可以让小朋友不那么无聊,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写作业一起玩耍就不会沉迷于游戏。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指出,在没有培训系统的情况下,政府、学校和社会要承担更大的责任,担负起学生课外时间的服务。

过去由于这个功能被培训机构取代了,所以我们缺乏主动的建设,而像上海爱心暑托班这种社区服务,应该是社会的常态,一个学习化、儿童友好型社会的常态。

除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外,南京、武汉等二线城市,山东泰安、河南安阳、广西桂林等三四线城市,近期均推出暑托班服务。

当前几个城市的暑托班主要是政府买单,上海、北京适当收取费用。

比如广西桂林的暑托班,承办方是当地的桂林开放大学,上课地点在桂林开放大学的三个校区。在政府全额补贴下,所有课程全部免费。

犹豫

暑期托管继课后服务,针对中小学生的校外难题做出应对,不过家长并非皆大欢喜。

不考虑将孩子送到学校托管班的家长,是顾及孩子的个人意愿,毕竟暑假孩子也不想再去学校,虽然不用上课,总归心情不好。况且托管班名额也有限,暑假两个月有的只能托管一半时间。

在近期《中国教育报》的一项问卷调查中,“您孩子所在的学校是否提供暑期托管服务?”此选项表示没有的占比86%;“您会为孩子报名参加学校暑期托管班吗?”此选项表示不会的占比51%,超过一半,另有15%的人表示没想好。

再者,孩子不想去学校,老师也需要休息,教师的权利保障成为讨论症结。

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原校长李镇西认为,教师尤其是中小学教师,无法保证国家规定的“八小时工作制”,寒暑假的设立就是一种补偿。当然,寒暑假的意义远远不止“补偿”教师的休息时间,对于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也有重要意义。

在引导教师参与方面,教育部《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要求,不得强制教师参与学生暑期托管服务,统筹合理安排教师志愿参与托管服务的时间,保障教师暑假必要的休息时间,给教师参与暑期教研、培训留出时间。

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指出,过重的课后服务可能会减少教师供给,即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去幼儿园小学当老师。幼儿园小学教师的收入本来就偏低,在同样收入下,工作时间更长,意味着实际收入降低了。

教师权利得不到保障,会降低教育的质量。秦春华指出,教育是一类特殊工作,特殊在教师很难或无法被监管——你无法从表面上的行为判断其真实的投入。教师可以做到在学校里消耗完11小时而不投入心血和精力。

有担心托管质量的家长表示,课后托管就是让孩子坐在教室里看书做作业,不能出教室,也不能说话,这样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

如托管服务质量达不到预期,家长即使不用掏钱也未必携孩子前往。对无法看管孩子的家长而言,学校提供托管解决了家长的基本需求。但也有一部分家长,对课后服务有着更高的要求。

如果不能提供高质量的托管服务,可能导致托管服务叫好不叫座。最终,家长携孩子继续走在前往校外培训的路上。

补课

校外培训的问题,要在校内教学主阵地上找原因,最大程度在校内解决教育服务成为共识。

专家指出,正是按照这一思路,各地都在因地制宜制定政策与办法,让学校多提供一些教育服务,尽量不要把孩子推给社会,这就包括课后托管、暑期托管服务。

暑假来临,多地“苦口婆心”。7月5日,河南省教育厅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致全省中小学生家长的一封信》,请家长理性看待校外培训,不跟风从众,不随意给孩子报各种培训班。

此前,山东省教育厅也发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暑假学习生活安排的通知》,要家长引导孩子加强体育锻炼、开展文艺活动、强化劳动实践、做好近视防控,避免盲目参加辅导培训。

在课后服务、暑期托管各地落实的同时,校外培训的监管逐级加码。近期以来,校外培训开始裁员、降薪,头部机构也不例外。

校外培训也在调整方向。日前某教培机构出现经营范围变更。此次变更,经营范围出现了素质教育类培训、幼儿园及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服务。

其实,校外培训介入课后服务已有先例。当前,全国各地不少学校在课后三点半的服务中,引入校外培训机构的素质教育服务。

另外,只是治理校外培训无法根治家长的教育焦虑。如果课后服务、暑期托管满足不了部分家长的需求,即使校外培训暑期不开门,家长未必会停止给孩子补课。

在“芥末堆看教育”的一项问卷调查里,超一半的参与者表示,若暑假不能开课,会给孩子找个体家教,占比62%,明确选择不会的仅占15%。

校外补课,也许不可能完全消失。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作者:佚名